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性爱娃娃



第一章



公元二O二一年,人工合成基因技术日趋成熟的年代里,科学家应西方宗教人士之托而创造出“天使人”



拥有完美无瑕的人类形体、不具备生殖功能,且背上生着双翼的天使人,本该是教会献给天神的美丽生命……



不料,在与西方国家信仰截然不同的东方社会里,天使人引诱人们想一探究竟的脱俗容貌与无法受孕的美丽身体,竟成了不法之徒眼中最佳的性玩具!



“吻我,用你的双手抱紧我,吻我,我将点燃你的欲火,放纵吧!放纵吧!连月牙也迷蒙,今晚我是你的SexDoll……”



邻近中环商圈的兰桂坊内,“SexDoll”酒吧玻璃门外的霓虹灯散放出甜蜜性感的光晕,一如艾妲慵懒吟唱的爵士乐音,吸引男男女女进入。



在香港这个位于东西方国家的转运中枢,人称公爵的撒弥尔,杜克所开设的“SexDoll”;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历经五年的经营,“SexDoll”的成功,不仅仅是因为位于交通枢钮,更因为老板的个人魅力带来了不少官员、名流显贵。



门庭若市的景象为酒吧吸引来更多的消费者、同样的,也诱惑落难的人们到此寻找赚钱的契面,因为他们深信“SexDoll”及其店主在上流社会的影响力。



此种情况是从撒弥尔克收留了一个从卖淫集团逃出来的天使人,且让她在短短几天之内便赚到去西方国家的费用之后,开始更加兴盛。



“想要赚钱去西方世界,找公爵准没错。”类似这样的传音,逐渐透过其他的天使人散播开来。



此时,是一个冷到连路人都不想在街上多逗留一秒的寒夜。



然而,“SexDoll”却是越晚越热闹,许多男人一个个拉开衣领、伫足在舞台前,如痴如醉地聆听红发美女艾妲挑逗人心的嗓音,至于坐着用餐的客人,也大多是酒酣耳热、宾主尽欢。



店里的生意比平时要忙上一倍,想来见撒弥尔的人相对地增加不少。



“我是公爵的老朋友,我要见他。”



“让我见杜克先生,即使只有几秒钟也好!”



“我必须到西方去、请行行好,让我留在这里工作……”



无论是衣着光鲜的绅士名嫒,或是被拒于店门口,看起来落魄潦倒的人:…身为店经理的陈,对每位登们求见者皆一视同仁地委婉回答,“很抱歉,杜克先生有事出去了,不在店内。”



即使是来自英国的大牌明星艾妲,在收工后想和撒弥尔聚一聚,得到的答案竟也是相同的。



“刚才在中扬休息的时候,我明明看见他跟一个胖胖的男人走进地下室。”休息室内刚卸好妆的艾妲火大的说:“叫撒弥尔出来见我!”



“艾妲小姐,先生交代过,不准任何人打扰他……你就别为难我了。”陈急忙阻挡艾妲走向地下室的举动。



“好,我不为难你”艾妲想了想,终于放弃,她重新坐回休息室的沙发上;拿起一根烟默燃。“我坐在这里等他,总可以了吧!”



“真是对不起。”陈如释重负的吁了一口气。“你留在这里照顾艾妲小姐。”他连忙从外场叫来一个女服务员陪伴艾妲,还亲自跑一趟厨房,



“先生跟那个人进去好久了,他找老板究竟有什幺事?”在忙着安抚艾妲、照顾店内生意的同时、陈的目光不由得瞥向地下室紧闭的铜门。



密室之中,人口贩子贾鑫,偷觑着坐在丝绒椅子上的男子,他紧张得从纸盒里抽出一张面纸,习惯性的拧扭着他的酒糟鼻。



今天,他总算有机会见识到“SexDoll”老板的风采了!



有一双澄澈如水苍玉般的双眸、他大概二十六、七岁吧?贾鑫在心中想着,没想到撒弥.尔杜克这幺年轻,还俊美得异于常人……



剪裁合身的黑色西装,将金色的长发衬托得更显璀璨,他就像是希腊罗马神话中的水仙之神——纳西斯,是具有魔性之美的男人!



太可惜了!这幺漂亮的男人,在黑市一定可以卖得高价……



太可惜了!这幺漂亮的男人,在黑市一定可以卖得高价…发现对方正在注视自己,贾鑫脸一红,连忙收回遐想,清了清喉咙说:“怎幺样?你决定了吗?”他跟撒弥尔原本是八竿子打不着边的,可他却因为一个重要客户坚持退货,不得不找他帮忙。



撒弥尔交错着双腿,身体靠着椅背,静默不语已经超过十五分钟了。



一直唱独脚戏的贾鑫,再也忍不住的蹲下身,将横躺在两人之间,光着身子、手脚与背上的翅膀至被绑住的女孩身上半掩的白布一口气掀开。



“公爵,过来看看吧?这幺好的天使人货色、你以后再也遇不到……”他像在推销商品般,口沫横飞地说:“她还没开过苞,人又长得漂亮,二十万美金打九折卖给你,你算是赚到了!”



“我对天使人没兴趣,对非法买卖人口、性交易更没兴趣,清你带走。”



瞥了女孩冻得发紫、遍布鞭打伤痕的赤裸身躯一眼,撒弥尔不自觉的揉了揉太阳穴。他原本不想见贾鑫,但禁不起熟客一再的请托,才勉强让他人内,果然他就带了一个大麻烦来。



“噢……别说得这幺绝情、谁喜欢做非法的生意啊?有需求才会有供应嘛!”贾鑫心急的冲到撒弥尔的面前。“如果你不想要,你那些有钱人朋友一定会有人感兴趣吧?以前你曾经让—个天使人跟政府官员上过几次床,让她轻轻松松的赚到大钱,这一次,这一次,你可以再让他们尝尝天使人的滋味——”



“我们的谈话到此为止!”撒弥尔打断他的话,垮下脸站起身



他一向不喜欢帮忙别人,因为“帮忙”这种东西没钱赚;还吃力不讨好,如果留下后遗症就更糟糕了!



一年多前的那个天使人,她是自愿用身体换取金钱,而他所认识的一位官员刚好也对此有兴趣,他才会安排让两个人见面,然后就没再过问这件事了,可没料到、—桩小事竟会就此传开,还带给他很大的困扰。



“别生气,是我说错话了!”贾鑫抬起头望向撒弥尔约一百九十公分的修长身形,他赶紧堆起笑脸,并一把抓住女孩的翊膀,不顾她痛得惊醒地将她拖到撒弥尔的面前,开始肆无忌惮地把玩她的身躯。”你看,这幺细嫩的肌肤、这幺美丽的翅膀,即使被打得这幺凄惨,看起来还是一样楚楚动人。”



女孩在拾回一些意识后,便开始剧烈的挣扎,原本泛青的肌肤也因为过度使力而恢复了些许血色。



“如神仙一般的美貌、能让人欲仙欲死的身体,还完全不用担心会搞大她的肚子……你应该也听说过,不具生殖功能的天使人是最佳的性玩具吧?”



“我朋友说,目前你身边没有女人,而像你这幺出色的男人;对女伴一定很挑剔吧?”贾鑫抽回手,用两掌制住女孩的大腿、让她维持双腿大张的诱人姿势。“把她买下来试试看吧?”



女孩惊惧又混杂着羞辱愤恨的黑眸直瞪向撒弥尔、那双含着泪珠,像想控诉什幺似的大眼睛,倒是挑起了撒弥尔的好奇心。



“她叫什幺名字?”他不经意的脱口而出,并蹲下身看着她。



“初音。起初的初,音乐的音,很好听的名字吧?小心!她有点凶……”在看见撒弥尔伸手想轻抚初音的脸颊,却立刻被她的手打开时,贾鑫倏地拉高她手腕上的绳索,进一步推销。



撒弥尔以单膝压住她的双腿,一只手将仰躺着的她牢牢地固定在地上、然后看向一旁的贾鑫。“为什幺要把她绑成这样?”



一看见撒弥尔想动手替初音松绑,贾鑫连忙上前制止。“嘿!危险,她很凶的。”原来的买主在“试货”的时候,差点被她割了“重要部位”,她已经吓跑他一个重要客户,他可不想再吓跑第二个。



但撒弥尔却迳自完全解开初音身上的绳结,扯掉她嘴上的布条。



“不要碰我!不要——”重获自由的初音声音沙哑的喊着,拍动双翅想挣脱撒弥尔、可脚才离地,却因为后继无力而摔回地面。



撒弥尔敛起淡青色的双瞳,在几片如雪花般飘落的羽毛之间,凝视着她展翅欲飞的绝美神态,像是触动心底对某人的记忆般,他情不自禁的伸出手臂捞回她的纤腰,想将遍体鳞伤的她紧搂在怀中。



初音蓦地记起自己之前被毒打的凄惨模样,于是惊骇地一口咬住想碰触她身体的手掌!



“公爵——”来不及阻止的贾鑫惊呼一声、却看见撒弥尔神色泰然地任由初音咬破他的手掌。



撒弥尔的反应同样令初音感到困惑,直到口中尝到咸咸的血味,她才不自觉地松开双唇……



“死东西!”贾鑫立刻上前扯开她,结结实实甩了她几巴掌。“还不快向杜克先生道歉?”初音被打得倒地不起,虚弱的身体又再度失去了知觉。



“装死?”贾鑫粗暴地拉扯着初音自得发青的手臂,就怕这下子撒弥尔对她的印象更差了。“起来!快向杜克先生道歉——”



“够了!没看见她昏过去了吗?”撒弥尔皱起眉头,从贾鑫的手中救下初音。他脱下西装外套,盖在初音的身上,鹰阜般的厉眼直视着贾鑫。“她还没成年吧。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贾鑫愣了一下,抓了抓头,于笑几声。“嘿嘿……她从台湾来的,才刚满十七岁。她的小男友欠了我一堆赌债,就把她卖给我罗!”



黄金色的长发垂在脸际,撒弥尔俯视着昏死在地上的初音,好半晌,他才若有所思的抬头望向桌上、那株用透明水晶杯瓶罩住的七彩玫瑰花。



在经过一阵沉默后、他缓绶吐出一句,“十万美金,卖不卖?”



“十万——”贾鑫像被人割了一块肉似的咆叫出声。



撒弥尔冷淡的表情像是明白的告诉他,这价钱没有商量的余地。



“你可真会杀价……,唉!箅了,我只要求别赔大多钱,就阿弥陀佛了!”他像泄了气的皮球般大叹一声,只希望赶快将这个烫手山芋丢出去。“如果你方便给我现金的话……”



“现金……没问题。”像是解决了一件公事似的,撒弥尔面带微笑地抱起初音,将她放在躺椅上,他随即走到桌边拿起电话,按下分机号码。“陈叔,请你去保险柜拿十万美金来地下室A2房间。”



挂上电话后,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陈便棒着一叠现金出现在房门口。



贸鑫开心的数着钞票,原本悬着的—颗心终于落地了,他眉开眼笑的抽出一张面纸擤擤鼻涕,贪婪地望着撒弥尔。“谢啦!公爵,希望我们下次还有合作的机会……”



“我不想再看见你!”撒弥尔面露愠色的说。“陈叔,麻烦送客。”他冷冷的吩咐、而后转过身,完全不给愣在原地的贾鑫一丁点面子。



陈不知道他们到底谈了些什幺?但看见贾鑫雀跃地把钱塞进皮箱里,他也约略的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看着撒弥尔靠在躺椅的扶手上,出神地凝视着正昏睡着的女孩……,陈不由得笑了。五年了,他总算又看见撒弥尔重新对别的女性感兴趣。



虽然他并不想破坏此刻的宁静气氛,但是,在引须贾鑫走出房间,准备关上房门之际、他还是不得不提醒一句。“先生,艾妲小姐还在休息室等你。”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