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武林情話-墮落的劍、見血的愛與慾...



顯德九年,秋十月





中原和東武林交界處的九野山原上,一座本該荒廢破落、毫無人煙的鴻蓮寺,忽然,在通往後院下山的是非山徑上,卻響起了一陣又一陣、似有若無的腳步聲。





是非山徑共有666塊石頭階梯鋪道而成,層層疊疊之間,只見來人腳步輕快,每每五六塊石階跨步一越、輕點一聲的微弱腳步聲響,卻因為山路四下無人的鴉雀無聲、而顯得清晰可聞。





來人腳下踏的是儒教「登萍踏浪」的上乘輕功,儘管腳步緊催,卻絲毫不見氣息紊亂,顯見其人內功修為不在話下。





酉時剛過,趁著冬時早現的夜色,一路迎風接霜的趕忙上山的來人,一抹外貌年輕俊俏的文質劍客身影,正是武林通鑑上,赫然列名的中原儒道佛三教共推的最高仲裁者-廬山君子劍?方知命本人。





而他,今晚等著他的是一場生死惡戰、一名不得不戰的強敵,還有一個不得不救的心愛女人。





「你,來了!小子!」,不到一刻間,便在雙眼難以視物的蒼茫夜色下,健步如飛的走完是非非山徑的666塊石頭階梯,如此難行的陡峭山路,方知命卻是汗也不曾流下一滴的從容自在。





但等著他的、一聲爽朗豪氣的男人話語,卻讓方知命眉頭一緊、額間竟也滲出了幾滴冷汗。





「是、是的,老爹...久違了!這些年久疏問候,是在下我失禮了!」,停下腳步,方知命來到了鴻蓮寺後院外的知客庭,這條是非山徑666塊石階的盡頭處。





而在他眼前的一地落葉沙沙之中,看得見一道仙風道骨的偉岸身影,有如一位矗立在滿地破落荒涼景色中的天上謫仙。





老者髮鬢黑白相間,在鄰近四盆立起的篝火照映下,臉色紅潤、眼神炯然,一副不怒自威的先天高人的威儀自成。





他是誰?老者便是天劍老人,北武林神劍門的前兩代門主,身負神劍門的天劍十三式外,其自創武學的問劍帖廿四篇,更是獨步武林的劍中絕學,也使他在31歲前、便盡敗天下無數知名劍客,更在32歲、北域的涼山劍廬之戰後,贏得人稱「劍聖」的不世劍者,現在,同是天下武林傳說-「一聖,二神,十二強者」中的第一強人無誤。





而他,就是方知命在劍道上的啟蒙導師,也是今晚、他不得不戰的那一名強敵。





※※※





顯德六年,冬正月-江南道浮梁郡江華城。





僅次於南京應天府、浙江杭州,作為江南道裡的第三大城,江華城裡、自然是一片熱鬧繁華。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知命細心的將手上的一整包地方名茶?白山毫針,以及此地名酒的兩壺醉仙釀審視一番,

這是打算給買來送給忘年好友?當朝位居秦王的二皇子的幾項伴手禮之一,

然而,坐在酒樓二樓外頭酒桌的方知命,對著一桌接風洗塵的好酒好菜,更喜愛欣賞月色,

無奈,奉了秦王密令、要好好款待方知命的沈太守,卻是個不愛風雅、只愛漁色的傢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冬雪飄飛,正是喝上一壺熱酒暖暖身子的好時辰,酒伴是左擁右抱著美艷妓女的沈太守,

卻不是方知命喜愛交談的對象,但仍是他調查三教祕寶-逆轉神玉在江華城的失竊案,

地方官府所能給予他第一手的好地頭,讓他不得不擺著臉皮、和他琢磨著不甚明朗的案情。





「方大俠,今晚夜深了,我...就不多作叨擾了!明早在衙門偏堂裡再見個面,如何?」,過了戌時三刻,看見方知命對自己作陪的冷感無趣,沈太守自己也早裝了個梯子能下得了台,畢竟對方可是當朝秦王的二皇子的忘年好友,更是武林道上、代表三教高層的一號頭臉人物。





「呵!好個自許身價的江湖中人啊!不屑和官府中人打交道,是嗎?」,那天的酒桌上,沈太守留下的、不只是結算酒菜錢的銀子,還有這麼一句暗地裡說的囉嗦外,還給了方知命一間酒樓上好特房的鑰匙。





但沈太守摟著兩個美艷妓女走了後,方知命依舊飲了十餘杯溫熱的上好黃酒?雪裡甘,同時他鷹眼冷看著一個中年男人、兀自撐著傘擋雪給站在隔街角落處外,東張西望,雖然看的出來有點不耐,但還是隱晦的看望著酒樓二樓的外頭幾張酒桌這裡,或者是說監視著。





這麼癟腳的盯哨工夫,應該不是江湖中人,難道是三皇子的蕭王給派來的錦衣衛?如果是,那麼三教秘寶?逆轉神玉的失竊案,可能還涉及了秦王和蕭王之間的皇子奪嫡鬥爭。





但十餘杯的雪裡甘,可不只是潤喉的茶水而已;等後勁一起,酒量沒跟上一身好武藝的方知命,還是得成了腳步有些蹣跚的醉漢,但打開了住宿的酒樓廂房房門,一個女子,一個金髮碧眼的色目人女子,衣不蔽體,收了沈太守給的銀子,在床上等待做著“暖被”的肉體活。





「姑娘,穿上衣服吧!讓我帶妳離房出去吧!“暖被”的女人,是官場往來的醜陋文化,在下不是當官的、不敢收沈太守的這份人肉香禮,也還有三教內規的禮教要守呢!抱歉...」,方知命說著話,一邊點燃了照明用的燭台,燭光熒熒下,眼前的美人、卻讓他一時給看得出神。





而那女子沒理會方知命,起身關上了木窗,窗外的飄雪漸漸轉強,不時從窗外滲進了冷意。





「下女叫派耶絲,代龍鳳樓收了沈大人二十兩銀子的出工費,不幹活,下女就交不了差,得挨不少下棍子的皮肉疼,官人...您狠心嗎?但如果官人不需人暖被,那何妨讓下女陪官人您再喝上幾杯雪裡甘,多聊聊江華城的風土人文...您說好嗎?」,色目人女子的漢語、意外的說得流利,也隱約帶著一股魔力,竟打消了方知命、原本擅長拒人於千里之外的一層冷然。





而這個收錢擺笑賣肉的女人,派耶絲,就是方知命後來不得不救的那一個心愛女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至於...顯德六年的冬正月那一晚,則是他們倆的第一次見面。





※※※





顯德九年,秋十月,找尋和想帶回派耶絲的方知命,人,正在和劍聖?天劍老人冷眼對視著。





「老爹,請你成全我和派耶絲吧!放了她,我隨即和她一同隱遁山林、不問世事,此世大恩,我當來世願效犬馬之勞以報!」,心知對手能為深淺,方知命話說得卑謙有禮,一旁心思則掛念在鴻蓮寺後院的那一口百年枯井,枯井裡,受禁被鎖的禍世妖女,便是念茲在茲的派耶絲。





「呵,瞧你說的是什麼渾話?堂堂的中原三教最高仲裁者,竟為了一個禍世妖女自棄名位、安於山林野夫,小子,你癡愚了嗎?自廢這三四十年的揚名立萬,還不惜殺了戰魔?為天敵,得罪了整個酆都鬼獄門,你...值得嗎?」,一身淨素白袍,更顯得老者的凜然先天宗家氣勢上身,篝火火光四曳中,背負在腰的雙手,卻是暗地裡拈指成劍、蓄勢待發。





「呵,這三四十年來,我為了三教、早就得罪了中原所有魔教派系,現時,戰魔?為天敵之死又如何?我又哪差開罪一個酆都鬼獄門?」,方知命口中的不以為然,心裡卻尋著“閉息遊絲功”的殘跡,一路尋得派耶絲的一息尚存,心頭大石頓時是一個放下落地。





只要闖過眼前的這一關,他便能和心愛之人長相廝守;但對手,卻是難如登天的一道險關。





「老爹!」、「小子!」,即使相識多年,彼此也確有師徒之實,但始終未嘗以師徒相稱的兩人,彼此一句短聲輕喚,像是顧念彼此情誼有變的最後一聲感嘆。





「小子,為阻你自毀前途,也避免七八十年前的嗜血族之禍再起,你的派耶絲也好,中原一眾嗜血族裡、唯一的日行者?“迦黎菲雅”也罷,明夜的月圓夜之祭殺,她,都非死不可!」,非死不可?聽在方知命耳裡的刺激一句,也注定了兩者的情誼終須一斷。





「老爹,你曾說我的劍,要有值得守護之人,才能窮究劍道之巔!今夜,我不守護天下人,不守護公平正義,我只為守護一個人出劍而戰!」,輕握腰間竹鞘,年過七十的絕頂劍客,內功修為已臻化境的方知命,同樣由老返少的逆天俊顏之上,卻多添了一股冷寒殺意。





她是派耶絲,她是可能開啓另一次嗜血族之禍的“迦黎菲雅”,但不同的兩個身份,卻是同一個讓他立誓想要以命守護的對象...





而月圓夜之祭殺,自西洋諸國流傳東來中土、用以永世封印嗜血族?日行者之祕法-

淋油火焚、銀劍穿心,再行永封於水銀罈罐,並佐以神聖之詞助念咒封...





然而,方知命不允許、也不願見到月圓夜之祭殺的來臨...





※※※





顯德六年,冬正月-江南道浮梁郡江華城。





龍鳳樓後院的偏門外,方知命停馬下鞍,推動半掩半開的寒酸木門之後的景象,對照隔著幾埵矮牆和欄杆之後的雕樓畫棟,窄巷裡的這一方小小後院,方知命看到的是一名金髮碧眼的色目人女子,冬衣單薄而破舊,臉帶雪花、雙手凍餒的洗濯著一盆盆的衣衫褲襪,有如一名低賤不堪的官奴或私奴之流,更顯得比較身後的青樓繁華之景、有如天堂與地獄之別。





「是您啊!方大官人,怎、怎會到這裡來?如要上門光顧龍鳳樓的生意,走的應該是另一邊的朱紅大門吧?」,一見方知命的身影,那名名喚「派耶絲」的色目人女子,隨即停頓了手邊的洗濯工作,略帶驚異的看著這名眼前來者,文質彬彬、而又內斂武勇之神氣。





「我是來向妳說聲謝的,不為其他!」,方知命說,但注意到這方小庭院裡的孤身一人、操持著十人也做不來的洗滌工作,似乎顯得是這龍鳳樓容不下、眼前這名色目人女子般的刻薄。





「謝什麼?」,收拾起了驚異之情,派耶絲重新意識到做不完的洗滌工作,臉上也消去了笑意。





這也是無奈,前朝昔日胡漢一家、華夷共存的開放民風已不復存,現今的中原漢人皇朝保守封閉,少數留居中原的色目人女子,難求溫飽外,也多淪為娼、抑或為奴的下場。





「嗯,謝妳那一晚的知無不言,讓我從中找到線索關竅,終而把犯下偷案的天下三盜之一、東醜?田不忌給一舉成擒,只等把贓物?逆轉神玉給找回來,這案子,我也可以向三教公法庭給個交待了!」,人贓俱獲之後,剩下的事、就交給三教公法庭收拾吧!方知命如此作想,心,卻掛念在幾日不見的這個色目人女子身上。





「呵,有什麼好謝?一句謝能值錢嗎?不如實際點吧!官人,何不把下女給買下吧?不花您多少錢的...」,派耶絲突然的主動提議,竟讓見慣大風大浪的方知命,一時也給呆懵了。





一向自持三教禮教風範和身份,對人肉買賣一事嗤之以鼻的方知命,卻難得的有了、想要擁有這個女人的想法,以致竟是如此回應著派耶絲的提議。





「我、我阮囊羞澀,買不起姑娘妳啊!在下身上才有碎銀二兩,制錢則有124文...」,看著這個色目人女子,方知命不知為何的就心裡犯癢,既想親近、又想擁有的私情難耐。





無奈,前一天剛捐了七百兩銀子給淮河大水賑災的方知命,錢袋裡是說不出口的空空如也。





但同時,皇室宗親的魯國公主、元陽公主,又或者是酆都鬼獄門的右護法?閻魔琴姬,方知命這輩子沾惹過的天仙美女絕對不少,但讓他動情的、卻是又少之又少的鳳毛麟角。





「官人,您有這份心意就夠了!剩下的...就讓下女自己來處理就好!」,聽見方知命的回覆,乍見笑容的派耶絲、撥落臉上一層淡淡雪花,笑臉有如一抹冬陽撥雲見人時的璀璨耀目。





兩天後,方知命殺了三名叛逃朝廷的錦衣衛,在他們手上找回了失竊的逆轉神玉之外,蒐羅到的一切證據、都指向了幕後黑手是當朝三皇子的蕭王一派勢力。





但比起三教最高仲裁者應盡的本份告一段落,更讓方知命上心的、則是龍鳳樓老鴇?余婆的登門造訪。





一番客套的話語過後,方知命交予了余婆制錢200文-不足白銀一兩的價碼,卻足夠讓余婆留下了一個色目人女子,以及拘束著她的人身自由的一紙官奴證文。





而200文制錢的買身價碼如何談成的?始終是派耶絲沒跟方知命坦白過的秘密。





「官人...您要我嗎?從今而後,下女?派耶絲,就是您一個人的人了...」,等余婆一走,新寫成的賣身契筆跡未乾,卻見派耶絲把身上的一襲紅色大裘跟著一脫,一絲不掛的玉體橫陳在前,就連有“君子劍”之稱的方知命,也不由得口乾舌燥、渾身發熱起來。





那一晚,兩人初次的一夜春宵,也種下了“君子劍”一步一步走向了身敗名裂的收場。





而那紙新寫成的賣身契和官奴證文,也在隔日的陽光映證下、被一盞燭火給燒個精光不剩。





******





「...時年十六,方知命劍術有所小成,遂北上中原洛陽、競逐天下少年英雄論武之冠;然適逢嗜血族之禍,其母杜氏亦為所害、化為屍鬼而不知所蹤;其父亦也為之性情大變...」,出自顯德元年?武林通鑑之名人誌?三教篇第12卷-蘭陵風雪生著。





顯德九年,秋十月。





鴻蓮寺後院外,一場不得不戰的的劍上頂峰之爭,隨著一輪明月高掛、終也揭開了序幕。





「老爹,注意來!」,心知對手能為深淺,方知命手中竹鞘一動、拔鞘出鋒的竹清劍劍意翻騰間,一連一十七路各套劍法連綿交織,有如一頂綿密劍網罩下、鋪天蓋地而來的必殺氣勢。





「小子,不差,儒教的五行六合劍、道教的兩儀八卦劍、佛教的韋陀降魔劍...你,無一不精、無一不通...」,儘管口裡說的是讚美之詞,但天劍老人腳踏“行雲流水”身法的從容不迫,對戰同樣運使“行雲流水”身法的方知命,卻是只用「氣劍指」應對的遊刃有餘。





上一次讓天劍老人出劍對敵是何時了?沒有人記得,只記得他的“劍聖”之名和無敵不敗。





「呵,老爹果然很強!看招了!竹劍劍法十八式-竹鋒千流!」,勝不了眼前老者,自己和派耶絲便沒有明天的未來,心思一定,方知命結束了小試身手的試探,一招既出,便是讓他揚名立萬多年的“竹鋒千流”之招。





無形劍氣奔放如滔之間,捲動一地落葉沙沙飛舞盤旋,一瞬間,兩人交錯,劍中絕學?氣劍指、已和竹清劍交鋒了不下十數回,雙方心中是各有驚嘆。





「喝哈!再來!雙式並流-竹顫訴八苦、竹響三鳴悲!」,一劍運雙式,加之方知命指尖輕彈劍身的清鳴、一起擾人心魂耳目之用,並循劍音悲苦之調,劍招和劍氣直逼對手而去。





劍氣給劃破了身上淨素白袍的幾處衣角,終讓天劍老人正視了對手之武勇強悍,

迴身輕拍了隨身的求名劍匣後,一柄生鏽的破銅爛鐵、傲然而現在天劍老人的右手手上。





「鏽劍?不成劍是嗎?老爹在45歲之前、所用之千勝佩劍,今日終得一見,在下我...很是開心啊!」,對手的認真以對,方知命也是武者爭勝之心伴隨而起,再起手,又是自身另一名招的竹劍劍法。





「十步一殺踏無痕、千古一痕人無跡!」,大喝一聲,方知命運劍而出,出手不見保留。





三天前,東武林的“風波一人渡”之戰,方知命就是用上這一招、一舉擊殺了同是十二強者之一的戰魔?為天敵。





但現在的對手、實力遠在戰魔?為天敵之上,見招應招間,再見劍中絕學-問劍帖廿四篇。





「劍之十!」,劍聖之能,加持了不成劍之威,一交手,方知命竟是劍招被破的震撼在心!





※※※





顯德六年,夏六月-北京順天府朱雀大街?距離秦王王府一里之外。





「嗚哇~」,馳騁在名馬“絕影”之上,久戰沙場的二皇子的秦王,卻是突然在心腹之間、感到一陣痛苦難耐,跟著是一口黑色毒血的脫口而出。





「哼!看來...當朝太子爺和蕭王、景王這一群手足兄弟,還真容不下秦王殿下...你的一條性命留在人世間上呢!」,同樣策馬揚鞭、一路奔馳在北京順天府夜裡大街上之人,正是與秦王共赴當朝東宮太子夜宴的方知命。





「真是操他媽的疼!哇啊~噗噁...」,只見秦王又是一口黑色毒血的破口而出-即使在虎牢關一戰,勇猛的率軍擊敗夏王竇建威、鄭王王世麟的兩路叛變大軍,協助當朝天子重定中原版圖的秦王殿下,躲得了戰場上的刀光劍影、卻躲不了來自宮廷內苑的惡毒心計。





「秦王,你和太子爺、蕭王、景王他們,不是都一個娘親生下的嗎?操他媽...不就是在操你媽的那位獨孤皇后...」,突然,方知命沒腦兒說出的一句話,更加重了秦王心腹間的劇毒毒患。





「我操!方大哥,你這時候講冷笑話對嗎?快護送本王回王府...我...本王快撐不住了!快點啊!」,忽然間,秦王眼前一黑,心腹劇痛奪走了他的意識;為了援護即將墜落馬下的秦王,方知命即忙側身扶著馬鞍、試圖一把接過秦王發著冷汗和顫抖中的健壯身軀。





兩人雙騎,後頭一路跟著東宮太子一派勢力的十餘騎奪命人馬,驟然,數道弩弓冷箭破風而至,爭相直取方知命或是秦王兩人的後背、腦袋。





「官人,小心!」,倏忽間,一道披著紅色大裘的俏麗人影躍上馬匹,何其俊妙的輕功身法,更是帶著一身是膽的視死如歸。





「咻咻咻!」,一連數箭、直中了紅衣俏麗人影的後背,方知命一個回神間,看見的、是理應待在秦王王府裡做等待的派耶絲。





「喝啊...竹魂杳杳入黃泉!」,突然,任由一股憤怒吞沒了人心的方知命,霎時,停馬起鞍和淩空揮劍一氣呵成,竹劍劍法十八式裡的一招,瞬間取走了兩名弩弓射手的項上人頭。





「派耶絲...派耶絲...」,那時候的方知命,第一次不知道、將來少了一個女人在身邊陪伴的生活,到底會是怎樣的場景?並且猶如反射動作的抱住了、拔下箭身,但全身是血的派耶絲。





「官人...您無恙否?噁啊...噗噁...」,箭上有毒,看著派耶絲和秦王一樣的一口黑色毒血脫口而出,他,方知命怒了!





好不似曾相識的記憶!年少時的嗜血族之禍,變成屍鬼的最後一面的母親,對方知命來說,早已是印象模糊不清,但這時候派耶絲的氣若遊絲、命懸一線,卻讓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這段可怕記憶。





比起失去性命,失去自己在乎之人,更讓方知命覺得害怕和憤怒。





於是,方知命大喝一聲,手中的竹清劍、飛快的一連數招之間,就取走了一十八騎、本來在追殺他們的奪命人馬的短暫性命。





同年,夏七月,秦王身體康復後,為了幫派耶絲一討公道,方知命介入了皇宮內苑的權力政爭-神武門之變,秦王先發制人的發動兵變,一舉剷除了當朝太子和蕭王、景王等一干手足兄弟,皇宮內苑一時是血流成河的遍地血腥。





在順利擊敗東宮護衛軍的勝利後,方知命拎著已死太子和蕭王的兩顆人頭,一路帶領其他武將走向了、現今皇上臨時遊玩駐蹕的臨湖殿。





兩天後,神武門之變的勝利者、二皇子的秦王晉位成了新的太子殿下,方知命也獲封了一等上柱國大夫兼領光祿卿的酬庸官位,爵列一等侯爵外,還領受了一紙賜婚詔書。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婚配當朝魯國公主和元陽公主,加封河陽尉名位的駙馬爺,一時蒙受新太子的寵信無以復加,但方知命卻帶走了賜婚詔書,人,則帶著派耶絲、回到了三教聯盟所在的百朝露城。





※※※





顯德九年,秋十月。





鴻蓮寺後院外的生死劍決,依舊是如火如荼。





四邊燃燒的篝火火光四曳中,兩道人影,各自拖引著一抹冷冽劍光,相互廝殺。





「劍之十一、劍之十二、劍之十三...」,問劍帖絕式上手的天劍老人,劍光揮灑間的自由如風,一時殺得是方知命左支右絀的招架無力。





「小心了!老爹!竹影千瞬殺!」,心知今晚若是一敗,勢將不再見到派耶絲一面的方知命,攻守一換,腳步加快的運使了、更加上乘的移形換位和分身化影的巧妙輕功身法,竟讓強如天劍老人的眼裡、隱約帶出了數道殘影的擾人心神,並且夾帶了虛實交雜的突襲劍式。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才如此作想的方知命,很快的、就遭到了一記響亮的當頭棒喝!





「劍之十五!」,以慢制快、以拙破巧,一把生鏽的破銅爛鐵,在天劍老人的手中一揮,竟然一斬切開了一旁荒廢無用的石燈籠底下、兩人合抱的粗大石柱;劍威所及,宏大劍氣竟把知客庭地上的灰白磚石應聲給轟個破碎,破碎成一地的碎石沙屑、其痕跡深長如溝。





但方知命、也是劍上舔血過活的一介劍中老手,不待招式被破盡、手中劍法已經又是一變。





「竹銳千湍!」、「劍之十七!」,再一度的快慢劍決,小輸半招的方知命,留在身子左肩、左腿、右腰上的三處創傷,可是讓他付出了血流如注的失利代價!





「還要再戰嗎?小子?」,顧念舊情的天劍老人,出招和收招,只在一念之間的須臾半刻。





「呵,老爹,我可還沒死透呢!血,我可以流,但輸贏...我可不能輕言放棄...」,拄劍一起的方知命,隨即自封身上幾處大穴、強行阻斷了身上創口的血流不止。





「好吧!那麼...劍之十八!」、「竹劍劍法-竹霜清飄凝松煙!」,劍法造詣上的深淺差距,終究是一目瞭然-被擊飛脫手的竹清劍,也讓這場生死武鬥、幾乎快畫上了一個句點。





是的,幾乎快畫上了一個句點!因為接下來的那一刻,卻是勝負逆轉的未定之天!





「回天雙托掌!」,只見故意被擊飛脫手的竹清劍,一時間、也奪走了天劍老人的注意力-傾刻之機間,方知命重掌加身、一擊中的後,又是一招讓他成名武道之上的「回天三絕掌」。





「劍之...十九!」、「回天三十六擊!」,拳掌指腿對上不世劍藝的攻守交接,不分勝敗,也各自再添幾些見血傷痕在身。





「鏘!」,而被不成劍給擊退的方知命,趁勢數步的退卻中,也接過了從天而降的竹清劍,劍刃再次清聲一揚,劍氣縱橫之間,也將知客庭地上的一地破碎磚石、硬是給刮得滿目瘡痍。





「哼!臭小子!你的劍法之外,沒想到...拳腳功夫也堪稱一絕!除了丐幫幫主?皇甫逸知的降龍十八掌,你的回天拳掌功,可是第二個讓老夫記憶深刻的拳掌高手!」,擦去了嘴角溢出的血漬,重新運氣調息、以止血療傷的天劍老人,也將自身功力推升到了全力以赴的姿態。





「小子!拿出本事接下老夫的這一招吧!劍之二十!」、「我難道怕你不成?老爹!你也注意了!」,能夠立足中原三教各門派宗流的武學頂峰之上,成就方知命的、可不只是這一套竹劍劍法十八式。





「雙招合流-竹風清嘯呼松月、竹雨清吟弔松雪!」,但除了回天拳掌功外,要想擊敗天劍老人的話,方知命,最終還是得回到竹劍劍法十八式之上。





「鏘!鏘!鏘!」,一連數聲交兵錚琮,不成劍、竹清劍,兩柄並立於當世劍道頂峰上的不凡劍器,也同時沾染上了、對手大量劃過劍鋒之上的鮮血紅艷。





鮮血的大量流失,意味著氣空力盡的下一刻,知客庭上的空氣肅殺冷然之間,方知命、天劍老人,全力穩住自己的呼吸和氣息,彼此心知剩下的、只有你我再對上一招的最後一擊。





而似乎也感覺到這一戰的結果將出,在鴻蓮寺後院的百年枯井?伏魔井裡,原本靜心受禁被鎖的派耶絲-也是嗜血族的血尊聖女?迦黎菲雅,也開始不安份的鬧動起來。





月正圓,秋風微涼,遠方的數十里外,正邪兩道的十大強者,也正披星戴月的直向九野山原上的鴻蓮寺、一路馬不停蹄的飛奔而來...





※※※





顯德七年,春三月-江漢道武漢郡郡城?風雨江山樓的天字第一號廂房。





「不好意思,這些禮物放這裡就可以了!」,方知命指揮下,客店小廝可忙得不亦樂乎。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等我一下吧!好嗎?」,方知命下意識的看了看、從西洋傳來的時鐘,注意到了時間。





「沒關係,夫君怎麼說,奴家就依著您主意便是,請夫君不用介意!」,披著一頂紅絲蓋頭,嬌滴滴的派耶絲、嬌聲柔語的回應著方知命,他,也是今晚和她成禮婚配的新嫁郎君。





「呵!」,不知為何,方知命兀自傻笑了起來,看起來是一臉萌噠噠的呆樣。





只是,這場婚事和呆頭呆腦傻笑的新郎倌,並未廣受天下人的祝福和認同。





位居三教組織頂端高層的最高仲裁者,竟然娶了來歷不明的異邦色目人娼妓為妻子!驚動當朝新任太子下令阻止婚事的進行外,同樣位居三教組織頂端高層的“三玉座”-玉儒聖、玉道尊、玉佛主,也同聲一氣的要求方知命回頭是岸、幡然醒悟。





回頭是岸什麼?幡然醒悟什麼?決定全力捍衛自己婚姻自由的方知命,花光了自己一整年薪餉的三千六百兩銀子,大氣的包下了、風雨江山樓的最上一層樓來辦理婚事。





風雨江山樓,天下武林之中的最大中立組織,當年,還不是新太子的秦王殿下,就是得到了風雨江山樓的支持和情報,才能贏了虎牢關一戰,一舉擊敗了夏王竇建威和鄭王王世麟的兩股叛軍勢力,進而重新安定了、朝廷在北方中原的江山版圖。





而數日不被打擾的平靜日子和舒適安靜的廂房景觀,方知命第一次覺得、一次花光三千六百兩銀子的奢華手筆,原來是這麼爽...爽快的一件事。





酉時三刻,方知命處理完收受的禮物歸處後,一邊拿著一對酒杯,一邊拎了一盅雪滴酒,

派耶絲在新人大床上等著,披著紅絲蓋頭,臉上滿是嬌羞風光無限,

不知為何而來的既視感,也讓方知命看傻了的、又再傻笑起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坐到了新人大床上,新婚夫婦兩人靠得很近,派耶絲的髮香、飄逸得有如薰香瀰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掀起了紅絲蓋頭後,派耶絲手裡、多了一只斟滿雪滴酒的酒杯,

兩人喝起了交杯酒,喝的是讓人臉紅心跳、口乾舌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夫君...您想要奴家...為您生下幾個小幼仔呢?」,派耶絲問,眼神裡、盡是勾人嫵媚。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即派耶絲試探的伸了腳過來,緊靠在方知命的大腿上磨蹭,若有似無的摩擦取暖。

他回應的伸手撫摸了她的小腿肚,很有彈性,卻又充滿著年輕女人肌膚該有的柔嫩。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難耐這樣的挑逗,方知命的褲襠起伏、隨著這雙腳的誘惑越演越烈,她,輕輕的一抹巧笑。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知命修的是詩文典史,練的是拳掌劍藝,沒有辦法修練克制的天生獸慾,也開始作祟。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跟她的舌頭、開始在彼此的口腔裡交纏;而娼妓出身的派耶絲性技出色,她吸吮的力道強烈,卻也感覺到熾熱的情感,讓他輕咬她的嘴唇的同時,她也回以更強烈的一個深吻,說是親熱,更像是挑逗男人肉慾的一種測試。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將她的新娘衣裝除去,留著白淨襯衣和底下的一著鮮紅肚兜,

然後,從她的臉蛋一路往下到脖子、鎖骨,然後刻意將她襯衣一個外撥、肚兜一個解開,

方知命貪婪的吸著派耶絲的兩處嬌紅乳尖,勾引著她的身體、隨著他的吸吮而擺動,

嘴裡,輕輕呼喊著新嫁郎君的名姓,派耶絲她弓起身體的、將自己肚兜完全解開,

並且隨性的丟在了床邊的地上,開始用雙手搓揉起自己男人的頭髮。





方知命繼續往下吸舔著,開始在她的肚臍上打轉,舌尖調皮的在肚臍舔弄,

而激起了性慾的女人不見含蓄,派耶絲越加用力的把他的頭頂往下壓,

她的雙手、帶著一股蓄積許久的情慾壓力,試圖要將方知命的口舌、推向了自己的私密處。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在雪滴酒的酒性催促下,夫妻倆同時覺得全身都是火熱到發燙,

彼此的肢體一碰觸到,舒服的餘韻中,只想要索求對方更多的擁抱。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知怎麼,第一眼看到妳的時候,我就愛上妳了!真的,那股熟悉不過的安心感,只有我娘親給過我...」,雙手捧著新娘的臉蛋,新郎的方知命、對著派耶絲這樣說。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嗚...好壞...不把媳婦當媳婦...倒是當成...娘親在做壞...壞事...嗯嗯...啊~好壞...夫君在欺負人...方知命...啊...夫君...」,呵,斯文掃地的男人最是可怕,毫無顧忌的在自己女人的胸部跟雙臀上遊移的一雙賊手,卻是嫻熟的調情手法,曾是數年擺笑賣肉的娼妓出身,但此時,派耶絲依舊只能在新人大床上、全身發軟無力的任由自己男人的攻城掠地。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後,派耶絲下身穿著的白淨底褲,也成了被壞笑著的新郎倌、正拿在手上把玩的一件玩物。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皇宮內苑的魯國公主、元陽公主,還有魔教第一冰山美人的閻魔琴姬...等眾家美人給陪練雙修,年過七十的方知命,長的不是只有見識和武功,還有一身經驗等身的床上性技。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派耶絲很快的被玩弄得昏昏沈沈,可是身體卻還是很敏感,隨著被他揉弄胸部和私處而呻吟,

沒力、也沒心反抗的她,就只能倒在新人大床上、被他像玩著人偶一樣的擺弄著,

然後,方知命的舌頭一彎如蛇的、就往著派耶絲的牝戶(肉穴)給舔弄了上來。



而她的呻吟聲起了鼓舞的效果,他變本加厲的加快了舔弄著牝戶的速度。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嗚...受不了....夫君好壞...嗯...啊啊...」,忍耐不住後,派耶絲開始放聲的淫叫了起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能感受到了來自牝戶的收縮,懂得玩弄女人性慾的他,才放慢了舔弄的速度,

而在她的性慾高張下,剃得乾淨的牝戶潔白如霜,顫抖著一抹淫水的水光潺潺,

漸漸的,在那微微隆起的山丘下,淫水匯聚成了一條濕濡的水溝,

方知命低下頭,用舌頭舔吸著那些淫靡氣味的濕濡來源,帶著微微的人肉鹹味,是種煽情,

再用舌頭翻開牝戶肉瓣的直搗花心,那是潺潺淫水的源頭,鹹味淡了,多的是一股騷氣。





而作為回應,她伸手脫掉了他的一身礙事衣褲,貪婪的握著他的那根寶貝玉莖,上下套弄,手指還不時的刺激著玉莖頂上的斗大鮮紅肉冠。





之後,派耶絲開始張嘴淺嚐了玉莖的氣味,像是喝著熱茶時的那樣,一起品嘗男人的玉莖上端、那一頂跳動著脈搏的鮮紅肉冠,既溫熱又飽口。





然後,看著整根玉莖沒入了她的小嘴,派耶絲用著與夫君纏綿的愛意,滿嘴荒淫的吸取了方知命從男人肉根上、滴下來的每一滴如水透明的慾望。





看得出妻子的努力取悅自己,男人的玉莖是更加的雄壯威武,已經準備好了下一步的夫妻之親。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給人家吧!夫君...奴家想要了...您的小肉奴派耶絲...想要您的...您的大肉棍...啊...請您用插死人家的肏幹法...用大肉棍...好好操幹著您家的小肉奴...啊...」,淫聲浪語中,派耶絲起身趴伏在了床邊上,翹著結實的雙臀,勾引的一手伸向背後的方知命,一把犯淫的抓著他的寶貝陽具、直往自己裡的牝戶裡塞進。





「好大...好粗...好硬...真是美死人的好寶貝...啊...夫君...」,派耶絲壓低聲音的用氣音說著,彷彿隨時都能為之呻吟不已的放蕩。





雖然已經成了人妻,但骨子裡的流動著的、還是淫亂的娼妓本性。





玉莖插入後的角度、剛好刮著了她的肉壺腔壁,每挺進一次、她就抓著鴛鴦繡枕抓得越緊,一頭金黃髮絲四散在背上,像是一樹繁華黃花的隨風散落。





很快的,黏著的水聲,跟肉體碰撞的啪啪聲交雜在一起,充斥在這一整個廂房裡,

淫靡的氣氛中,全身繃緊的派耶絲,死命的抓著男人身體,也開始了扭動身體的發情風騷。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身體敏感到了極點的妻子,只能用大叫來鼓舞著丈夫的渾身幹勁。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後,接下來的春宵一刻值千金,處於發情狀態的派耶絲,無異不只是一個新婚妻子,更是一隻完美無缺的配種受孕用的母狗肉奴。





而她的新婚丈夫,也是主人一般存在的男人,就是名震天下的廬山君子劍?方知命。





******





顯德九年,秋十月。





鴻蓮寺後院外的生死劍決,已經走到了最後一招的勝敗分曉之刻。





他是丈夫,也是情人,更是唯一能守護著她的男人,所以,他沒有理由可以吞敗飲恨!





他是師父,也是親如長輩,更是唯一能壓制住他的強人,所以,他沒有理由可以退卻認輸!





各自確認了自己奮戰至此的心情後,彼此又是不約而同、鼓起全力的聚集起一身真氣內元,

猛然提升的內力餘勁橫掃四周,就連一旁外頭數人合抱的百年老樹,也不堪一擊的對半折斷,

更別說那滿地潰亂的磚石殘骸,再度被劍氣刮得嘎嘎作響,有如和四邊的篝火火光起了共鳴;

嚎叫著、張狂著、悲泣著,彷彿盡情宣洩著最後一招交手前、師徒兩人此時的滿心澎湃。





「來吧!小子!勝生敗死,盡付一招,啊~問劍帖?劍之廿二-劍問天下?何人能敵...」,縱身一躍,御氣騰空的天劍老人、渾身爆發的劍氣不吐不快,有如當空高照的一輪明月、劍氣如月光一樣的傾瀉一地,無可匹敵之霸道絕倫,卻又是殺意綿密的一招剛柔並濟。





當年,北域的涼山劍廬之戰,天劍老人就是以這一招「劍之廿二?何人能敵」,一舉擊殺了北域兩大邪派劍客的人邪和劍邪,才成就了他如今、人稱中原劍聖的一世美名。





「好強...好強的一招...也是完美無瑕的一招...但...我不能輸在這裡!老爹!抱歉了!喝啊...」,乍見如此驚世駭俗的一招劍式,方知命收起了短暫的仰慕之意,全力一提,竟是倒轉全身經脈氣流,霎時,功力突破功體極限,竟是全然不遜於天劍老人之下,一身不住流竄四向的逆反劍氣,如滔似浪的震碎了、四周地上的一片磚石土礫。





三教祕寶?逆轉神玉,當年的失竊案破案後,作為報酬給留下一小塊的逆轉神玉,如今起了妙用無窮,配合運使的道教秘笈-洗脈雙卷的奧秘,雙方的勝負之數、猶仍是未定在天。





「竹劍劍法十八式-竹峰清絕映松濤!」,最後一招,也是毫無保留的絕情一招-既有參悟自然萬物之理的精妙絕倫,也有比拼內力的生死覺悟,也是足以比拼問劍帖絕藝的勝敗一式。





上一次動用此招,方知命用以完全擊敗了闇夜冷爵?西蒙,並且給予了他震懾性的重創。





而他,西蒙,中原嗜血族的持典長老,方知命阻止了、他想要完全喚醒“迦黎菲雅”-另一個派耶絲的意圖後,也奪得了一窺嗜血族秘密的異域文字奇書?血神經。





然而,生死一招,勝負一瞬,大地只聽聞了一聲過後、嘎然而止的清脆響亮。





那是不成劍、竹清劍,兩把名劍最後一次互相傷害時的鏗鏘錚琮。





「嘶嘶...」,透胸而出的一陣血霧向天噴灑,天劍老人胸前的傷口是又深又長。





但來不及感受到悲傷、感嘆之情,一抹一閃而逝的熟悉身影,卻飛快的撲上了將死未死的天劍老人,並且當著方知命的面前,大口大口的吸入了、撲面而至的血花如濺。





「派...派耶絲...派耶絲...」,方知命的一聲聲無力呼喚,既是對殺害了情同師父存在的天劍老人的悔恨,也是對自己無力阻止情人和妻子的沈淪變化、無奈的一聲聲無言中的自嘲。





於是,月圓夜色之下,天劍老人,一代劍聖,就此溘然長逝在破落毀敗的鴻蓮寺外。





而一代禍世妖女的“迦黎菲雅”,也似乎因此而完全重臨人間。





理當是戰勝強敵後的一償所欲,但眼前的景象,卻是讓人不寒而慄...





※※※





顯德七年,春三月-江漢道武漢郡郡城?風雨江山樓的天字第一號廂房。





新婚過後的第一個早晨,性致高昂的新婚夫妻倆、猶仍在新人大床上是汗流浹背的恩愛著。





「我...奴家...又要去了...啊啊啊...」,又一次把新婚妻子幹得死去活來的好幾遍後,方知命才又開始放縱的一陣大力衝刺之下,緊緊的扣著派耶絲的俏挺雙臀、猛力一發給射出了濃精來。







而這次出水噴精,已經是連著昨晚新婚後的第七輪恩愛性交之後。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躺在床上,兩腿打開的派耶絲、任由牝戶流著漏出來的精液,兩臉臉頰紅潮未退的失神恍惚。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著眼前這個已經是自己妻子的女人,方知命一臉滿足的春風燦笑。





“有妻如此,夫復何求?”,這樣一句的心裡話,方知命的竹清劍,也終於有了、一個可以為她而出劍奮戰的守護對象。





「夫君...您在笑話奴家呢!討厭!哼!」,回過了神,看見了方知命的一臉笑意,她害羞的別過了頭,心中是又羞又喜、又帶著一點慍怒。





但夫妻倆都沒有說話,因為不需要說話點出的慾望,讓兩人又再一次舌頭交纏,進而又是男女性器交合間的陰陽調和,也進入了不分早晚下來的第八次連續配種性交。





「找一天,咱們夫婦倆去一趟廬山不老峰、好好拜訪天劍老人吧!雖然是個討人厭又囉嗦的臭老頭,但他也算是我的師父,也是我的另一個父親...」,裸身並躺的睡在床上,方知命如此的向新婚妻子的派耶絲提議著。





「好的,夫君怎麼說,奴家就怎麼做,你們中原漢人不是也這麼說的嗎?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嗯...嗯...」,真是天殺的一對恩愛夫妻,只見丈夫轉身又幹上了新婚愛妻,昨晚至今的第九次配種性交,還真是風光無限好、得要男人體力好,哈哈!





顯德九年,秋十月。





鴻蓮寺後院外的生死劍決、已經是木已成舟的結果,如今,只剩下一幕難堪的結尾。





看著滿臉鮮血的心愛妻子向自己走來,嘴裡是利牙微張的嗜血兇態,

才剛打敗一代劍聖的方知命,武功堪稱天下第一,但卻全然絕望的棄劍呆坐在地,

淚流著,眼迷離,只能茫然的看著天上的月圓夜色。





一把劍,一把墮落無間的劍,才配得起這一段見了血的愛與慾吧!





某個方面來說,這也算是方知命所期待的另一種一償所欲吧?





「相愛本無礙,今夕相濡以沫卻已難;

??肉壺精溢滿,怎奈兩情相願已不再!」





正當方知命無神的呆坐空想時,一句話,卻喚醒了他的意識。





「夫君...您怎麼了嗎?」,但同時,兩排上下微張的利牙,卻也逼向了方知命頸上的脈管來...





她是派耶絲?還是迦黎菲雅?方知命,已經完全分不清楚了...





而不遠處的九野山原上,正邪兩道的十大高手們,也還在繼續向鴻蓮寺一路奔馳而來...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