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家庭群交





家庭群交





「很期待今晚的聚會吧,阿龍?」我的女朋友小真問我



「當然,」我說,「我期待了很久呢!」「還有二十分鍾的路程,「你一定已經硬了,阿龍。」小真的母親玉香說。



「是呀,」我說,「我一整天都沒有射,在爲今晚的聚會儲備精液呢。」我坐在汽車的後排座位上,左邊是小真,右邊是她的妹妹小美。小真當我的女朋友已經六個月了。她和我一樣都是十五歲,非常可愛,個子不高,身材苗條,中等長度的頭發,奶子尖尖的,屁股卻又圓又結實。我個子高,肩膀寬,和她恰成對照。



小真的面孔天真又純潔,大眼睛、翹鼻子、牙齒上有鋼托。不知怎麽,我特別喜歡她的鋼牙托。她不是學校?最性感的女孩子,但也很漂亮。去年她家搬到我們這一帶,她轉入我的學校,我立刻迷上了她。最棒的是,小真實際上一點也不像外表那樣純潔!我和她約會一周,就肏到了她,後來就天天肏。 我們經常在我家做愛,因爲我的父母經常不在家。後來,我們連約會都懶得玩了,每天有空就找個地方做愛,隨便什麽地方都行。小真可不是那種淺薄貪財的女孩,她讓我肏,不是爲了讓我給她買衣服之類,而是因爲她喜歡「被肏」這件事本身。我在她嘴?射精,她總是全部喝下去;射在她的臉上、奶子上,她也很喜歡。我們第二次做愛的時候,她就求我肏她的屁眼。我很喜歡她的圓圓的屁股,也很喜歡肛交。小真比我更熱衷於肛交,現在每次和我做愛,都少不了讓我把雞巴插到她的後庭?。



交往之後不久,我就發現了她的家庭的秘密。有一天,我們兩個人獨處,我正在肏小真的屁股,突然,她的母親回到家來,悄沒聲地進了家門,突然闖進小真的房間。



「糟糕!」我慌忙把雞巴從小真的腸道拔出。小真卻沒事一樣地吃吃笑。玉香笑著誇獎我,說我讓她的女兒很幸福。



我大吃一驚,但是玉香竟然走過來,跪下開始含我的雞巴!玉香三十九歲,身材保養得仍然非常好,比小真個子高,面孔則非常相似,一頭長發,奶子又挺又翹。當小真的媽媽含我的www.lalulalu.com時,小真坐在床上,告訴我,她的媽媽、爸爸和妹妹小美都互相亂倫肏屄。現在他們歡迎我的加入。



「我好想要這根美麗的雞巴插我下面,」玉香站起來脫掉衣服,指著我的那根她剛剛含過的、六寸長、鐵硬的少年肉棒,說。



我驚訝得不知所措,任由玉香和小真擺布。他們讓我在床上躺下,玉香騎上我,讓我的肉棒刺穿她的濕屄。然後,小真弄了一根八寸長的假雞巴戴在自己裆上,爬到她的媽媽背後,用假雞巴肏起媽媽的屁股來!玉香的屄?插著我的雞巴,屁眼?插著女兒的假陰莖,高潮了兩次。不久,我也把白濁精液射進了她的屄中。



小真和她媽媽舔我的雞巴,很快讓我再度勃起。然後她們擺成六九姿勢,玉香趴在小真身上,母女互相舔屄,舔出很大的聲音。我欣賞了片刻,很快就忍不住把肉棒搗入玉香的屁股,在那個美熟婦的直腸?,射出了第二發精液。



過不多久,小真的父親育國和妹妹小美也回到了家。育國四十歲,個子高,面孔帥,人很隨和。小美十三歲,長得很甜,和小真一樣漂亮。那一晚,我和她們全家群交,我和往常一樣享受肏小真的快樂,但是也很喜歡肏她的媽媽和小美的新鮮感。年輕的小妹和小真一樣淫賤,先是讓我肏她屁眼,又求我顔射她,我高興地滿足了她的請求。看育國肏他的兩個女兒和他的妻子,非常令我興奮。而小真、小美和她們的媽媽互相舔吸,玩同性遊戲,也像和男人性交一樣熱情。



那是好幾個月前的事了。從那以後,我每周都和這四口之家一起快樂地群交好幾次。當然,我也和小真單獨相處很多時間,我們非常相愛。但是,他們的全家都非常讓我喜歡。



然後他們讓我知道了另外一個秘密:小真的叔伯親戚也都熱愛亂倫!



她祖父母和外祖父母都喜歡和兒女們、孫子們亂倫,玉香的父母現在年紀很老了,退休住到了國外去。育國的母親則一個人在鄉下的大屋居住。在那個大屋,每個月的第一個星期六晚上,小真的一家,她的姑媽、叔伯和堂兄弟姐妹都要聚到一起,玩一場大亂倫。有時,可靠的客人也受到邀請。這次他們邀請了我!我當然不會拒絕,我是一個好色的十五歲男孩子,有一個身材很好又好色的女朋友,還有機會參加大群交,真是太幸運了!



今晚我們開車在路上,就是到小真的祖母的大屋去參加大群交的。



育國哼著歌,很悠閑地開車。溫暖的六月夜晚?,車窗開著。玉香靠在座位上,風把她的發絲吹過她的漂亮的臉,顯得很性感。在後排座位上,小真和小妹興奮地和我說今晚的事。



我自己的家庭對此是完全不知情的。也許以後遲早會知道,但現在還不知道。



我的父母猜出來我和小真上了床,但不是很在意。我的媽媽甚至給了我一些保險套,好讓我別在上中學的時候就做了父親。不過我用不著保險套,因爲小真總是吃避孕藥的。至於小真一家的亂倫秘密,我的媽媽、爸爸、姐姐、妹妹都不知道。



不過對亂倫的喜愛是會傳染的。我已經在認真地考慮肏我的母親的事情。



她樣子很好看,我經常幻想奸淫她。有一次我到小真家?去玩的時候,只有她母親玉香一個人在家,玉香請我進臥室,和我做愛了幾個小時之久。她知道了我越來越想肏自己媽媽,就讓我假裝她是我的媽媽。雖然是假裝的,但是也讓我很興奮。我一邊叫她「媽媽」,一邊又是肏、又是含,又是雞奸,和她玩了一整個下午。



我的亂倫計劃也延伸到了我的姐妹身上。我的姐姐十七歲,是個嬌小性感的短發女郎,非常漂亮。上周我在她洗澡的時候闖進浴室,假裝不是故意的。她笑得很開心,以爲真的是意外事件,而我看到了一眼她的美味的身體。我的妹妹才十一歲,不過我覺得已經完全可以肏了。小真說,她和她的妹妹還有堂姐堂妹,傳統上都是八歲開苞,開始參加群交的。這讓我覺得非常帶勁。今晚我可以肏到四十歲、三十歲、二十歲的女人,也可以操發育期的少女,還可以肏小女孩,可以選擇的太多了。



終於我們抵達了小真的祖母的大屋。大屋有六個大臥室,能容納很多人,屋外有一個大草坪,草坪上開滿鮮花,像是世外桃源。但其實這?距離國道只不過幾公?路。



小真的祖母名叫緒惠,五十九歲了,一個人住在這?。她的有錢的丈夫比她大二十歲,幾年前去世了。緒惠雖然守寡,卻一點也不孤單。她每個月都招待兒孫們群交,平時也經常有兒孫來拜訪,還有一些年輕精壯的園林工人每三天一次來打理外面的草坪,每次來都少不了跟緒惠亂交。緒惠也給附近的中學生上鋼琴課,幾年來很是勾引了不少發育期的孩子,足足有十男兩女。不過,每月的群交只對親戚和我這樣的特別客人開放,今晚,園林工人也好,鋼琴學生也好,都不在這?。



育國把汽車停到大屋前面,其它汽車旁邊。我們下了車,活動了一下腿腳。



這時候已經過了八點,但是因爲是夏天,太陽才剛落山。晚霞把最後的金色光輝投射到大屋和花園上。



我跟著小真一家來到大門前。隔著窗戶,看到了一些蠕動的赤裸的肉體。即便在外面,我也聽到了歡愉的呻吟聲,顯然他們已經開始。



我們走進大門,穿過一個很大的廳堂。這?很古樸,地板和椽梁都是木質的,在紅木八仙桌旁擺著一個大鍾,牆上挂著一幅很大的裸女油畫。呻吟聲、喘息聲在這?聽得更清楚了。



「走這?。」育國打開一扇右邊的門,說,「我們先脫衣服再進去。」我們來到更衣室,這?地方很寬敞,衣架上挂著許多外衣,牆邊擺著一排鞋子,有男鞋、女鞋和小孩的鞋。地板四周放著一堆堆疊好衣服。



「把你的所有的衣服都脫下來,放到我們的衣服旁邊。」玉香對我說。



我們很快都脫光了,衣服一堆堆地放在地板上。



「上吧!」育國微笑地說著,走出更衣室,我們跟在他後面。



我們進入大客廳,只見有四十多個赤身裸體的男人、女人、少年、少女、和小孩在用力地互相肏幹。



在聚會上一共有四十六個人。



小真的祖父已經去世,她的祖母是聚會上最年長的人,好像也是最高的組織者。她快六十歲了,但還是相貌很美,行動也很積極。



除了小真的祖母以外,屋子?有兩代人,就是中年人和孩子們。有十八個成年人,是小真的父母、以及小真的父母的兄弟姐妹和配偶。他們是九對夫婦。



年輕的一代就是這些伯伯阿姨們的兒女了。有兩個已經二十多歲,不過大部分是十三歲到十九歲的,這樣的有十六個,當然,包括我、小真和她的妹妹小美。



我們少年少女們是七男九女,有時,別人也把男朋友女朋友帶來玩,但今晚我是唯一一個外客。其它的少年少女都是小真和小美的親戚。



剩下的就是更小的小孩,從八歲到十二歲,一共有九個,六男三女。只有八歲以上的孩子才能參加群交。小真有幾個不到八歲的表弟表妹,現在都在自己家?讓保姆看護著。



四十六個人,從八歲到五十九歲,有男的,有女的,整個晚上,都要做愛!



我們站在寬闊的大客廳?,有兩個寬沙發,幾個靠背椅,有茶幾,還有一個貨真價實的巨大壁爐。客廳的一側有一個長條餐桌,足足能坐二十多個人一起吃飯。還有很多落地長窗,外面是花園。因爲這?是野外孤零零的大屋,所以連窗簾都不用拉上。剛才在門廳?是冰涼的木地板,在這?地上則鋪著豪華的厚厚的紅地毯。牆上挂著很多油畫,油畫?都畫著裸體。一套銀色的音響在播放輕柔的古典音樂,爲聚會伴奏。



旁邊一扇古樸的門通向廚房,廚房的桌上擺滿了酒瓶。到處都是裸體的人在做愛,也有很多人到廚房?去吃喝。樓上有六個臥室,不過不是用來群交的。雖然沒有明確規定,但是從禮貌上來講,群交的時候應該讓大家都看見,不應該關上門偷偷玩。



育國和玉香對我說:「玩得開心點。」就各自向不同的方向走去,小美也離開了,只留下我和小真。一開始,我有點不自在,因爲是在這麽多陌生人面前裸體,而且雞巴還翹著。不過,突然我放松下來。仔細一想,我的大雞巴是可以讓我很自豪的,面前這麽多熱火朝天的性交場面,不勃起才奇怪。



而且,沒幾個注意到我們這些剛來的人。他們都忙著抽插。只有少數幾個人瞟到了我們,一個三十多歲的漂亮婦人微笑地給了我一個飛吻,就重新低頭含吮一個發育期男孩子的雞巴。



「了不起吧?」小真驕傲地微笑。



「真的好棒!」我輕聲說。我被深深地震動了,有生以來從未體會過這樣的性欲亢奮。「不過我覺得有些怪怪的,除了你、你的爸媽和小美以外,這?的人我一個都不認識。」「哎呀,」小真說,「現在我也不好領著你一個個地去向他們介紹。不過沒事,你一個個地肏過來,就和他們都認識啦。我們大家都通過氣,他們都知道你是誰。我們可不常有外客,女孩子們會排隊給你肏的。」周圍的景象令我眼花缭亂。我看到一個女人同時讓兩根雞巴插在屄?,又有一個十三歲的女孩子騎在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身上,又有一個十二歲的男孩子雞奸一個九歲的男孩子,又有兩個發育期的女孩子玩六九,其中上面的那個女孩在被一個發育期的男孩子肏。 小美已經進入了狀態,趴在茶幾上讓一個男人把雞巴從插入她的小屄。



「我們怎麽辦?」我問她,「直接去找個人,開始幹她?」「就是這樣,」小真微笑,伸手捋動我的勃起的肉棒,「到大家中間去,想肏誰就肏誰吧。在這種場合,拒絕別人是不禮貌的,所以誰也不會不讓你肏。 不過,你也不能拒絕別人哦。」「我才不會拒絕別人。」我開心地笑,貪婪地看著周圍這些讓人流口水的美女。有一個發育期的女孩子,身材非常好,四肢著地趴在地板上,在面前一個坐在沙發上的中年女人的屄。



「但是,」小真說,「如果是同性戀的要求,是可以拒絕的。女人和女孩子都很喜歡玩同性戀,幼年的小男孩也很喜歡被雞奸,但是成年男人往往不喜歡和成年男人玩。也許有一兩個例外吧。基本上,你可以拒絕別的男人,也可能被別的男人拒絕。但是所有的女人和小孩都不會拒絕你的。具體的性行爲方面呢,」她繼續說,「如果你拒絕性行爲,一般是很沒有禮貌的,像普通的肏屄、口交、顔射、乳交、肛交這些。這?大家都很喜歡肛交。但是,一些重口味的玩法,像撒尿、打屁股這種,可能有人不喜歡,不過這種人也不是很多。往常,各種重口味的事情都有人玩的,今晚大概也會有。」「真厲害。」我只能說出這幾個字,再也無話可說。我忍不住了,非常想幹。



「我們開始玩吧。」小真輕搖著我的手,笑說。



「好!」我說,和她吻了一下,便與她分開了。



我的女朋友轉身走向餐桌,在那?抱住了另一個發育期的男孩子。那個男孩讓小真趴到餐桌上,開始從後面肏她。



我東張西望,不知該怎樣開始。四周都是赤裸的肉體!在明亮的燈光下,扭動著、碰撞著。一開始,我沒有勇氣馬上拉過一個不認識的人就開始肏,而且好像每個人都有伴了。不過,我很快發現,大家不是兩兩配對的,有的三個一起,有的四個一起,都可以用雞巴、屄穴、舌頭或者屁眼連接起來。



我的視線回到了剛才看到的那個女孩子身上,就是四肢著地跪在沙發前面,給一個坐在沙發上的中年女人舔屄的女孩。這個女孩大約十四歲,身材瘦小,但奶子很大,垂在身下微微晃動。她的屁股形狀完美,肛門張開著,濕漉漉地,好像剛才已經讓人肏過。沙發上的中年女人慵懶地靠著,不住喘息,也是很瘦、大奶子。她身材很好,好像是不到四十歲的年紀。



我慢慢走近,跪到少女的身後,撫摸她的屁股。我們旁邊就是壁爐,噼啪作響的火焰把跳動的橘紅色光輝映在這個女孩子的屁股上,分外好看。



她從坐著的女性的裆部擡頭,開心地笑說:「我不認識的這位帥哥,可不可以好好地肏一下我的屁股?」「求之不得。」我說,被這些很棒的人們的坦率、友好的氣氛影響了。「我是阿龍,是小真的男朋友。」「你好,阿龍。」女孩子從肩膀上回頭看我,她的臉上被淫水沾得滑滑的。



「我是雪兒,是小真的表妹。沙發上的這個又漂亮、又淫賤的阿姨,是我的媽媽。」「雪兒的媽媽,你好。」我對年長的女人微笑說。



「你好,小帥哥,」她對我微笑,色情地舔著她的紅唇。



「雪兒,別停下,繼續舔媽媽的屄。」年長的女人對她的女兒說,「一邊舔,一邊讓那個帥帥的阿龍幹你的屁眼。」「好的,媽媽。」雪兒說。她重新把臉撲到母親的大腿間,舔起屄來。



我把我的龜頭放到雪兒的微微張開的屁眼上,一頂,慢慢地,雞巴進去了。



屁眼很緊,但沒有産生什麽阻礙。這個女孩子大概是十四歲吧,但是肯定各個肉穴都已經被幹過很多年了。不一會兒,我的龜頭穿過了她的括約肌,年輕健康的小美人因爲快感而全身微微顫抖。我繼續推進,在雪兒的直腸?插得越來越深,最後,直到根部。



「好棒的感覺。」我喘息著,抓住雪兒的臀肉,讓肉棒牢牢地埋在她的直腸內,細細品味她屁眼?的火熱與緊窄。



我大把抓住她的臀肉,開始將雞巴在她的肛門中前後滑動,穩定地雞奸她,不敢動作太快。雖然我有自信在今晚至少射上三四次,但我可不想在肏第一個女人的時候就射出來!



「阿龍,用力肏她的屁股。」雪兒的母親給我加油,「你肏她越重,她舔我的屄就越有勁。」「沒問題,」我笑說,稍微加快了速度。我把肉棒一次次地搗入雪兒的直腸深處,我的髋骨和她的臀瓣一次次碰撞。當我肏著這個好身材女孩的屁眼時,我注意到四周發出的聲音。有呻吟、喘息、肉體拍擊、和嘴巴嘬吸聲。



有些人很喜歡說話,有的非常愛笑,也有人在說髒話。旁邊,一個十二歲的女孩子尖聲叫道:「爸爸,你肏我再狠一點,我要泄了,泄了……」也有人太過興奮,只能發出一串無意義的呢喃聲。



在雪兒的屁股?幹了幾分鍾以後,女孩子的大奶子媽媽請我拔出。



「我想含你那根美麗的雞巴。」她說。



我立刻服從,把我的肉棒從雪兒的肛門「蔔」地拔出,跨上沙發。當做女兒的還在繼續舔屄,做媽媽的則深深地含入我的雞巴,在雞巴上嘗到了一些大便的味道,從鼻子?快樂地呻吟。



好好地含過一輪後,雪兒的母親請我繼續雞奸她的女兒,我熱切地照辦了。



我沈重地用力肏雪兒的屁眼,讓她也更加熱情地舔她的母親的美屄。很快,她的媽媽高潮了,並且持續高潮了頗久的時間。



我開始感到我的性高潮漸漸臨近。爲了放松冷卻一下,我讓雞巴滑出了雪兒的直腸。還沒有問雪兒的媽媽可以不可以讓我雞奸,一條手臂從背後摟住了我的脖子。扭頭一看,只見一個漂亮的年輕女人悄悄走到我背後。她面目秀美,奶子不大,頭發也很短。



「小帥哥,」她微笑地對我眨眼,「你就是阿龍,對不對?是小真的男朋友。



「」是我,「我說。



「我叫瑞水,」她說,「是小真的表姐,我媽媽是她媽媽的姐姐。阿龍你多大?」「十五歲。」我說。



「我是二十一歲。」瑞水說,「你肏起女人來,就好像是我這個年紀的男人那樣熟練,很厲害。現在我們已經自我介紹過啦,」她把臉貼近我的臉,說,「要不要肏一下?」「好呀,趕快。」我說。我這麽急色,讓我覺得自己很蠢,但瑞水看起來很喜歡我這個樣子。我四處看了看,希望雪兒和她的媽媽不要因爲我不理她們而不高興。但是她們倒已經先走了。雪兒和另外的一個發育期的女孩玩起了六九,而她的媽媽則找上了一個怎麽看也不到十歲的小男孩。



「我們在沙發上做吧。」瑞水說,「你坐下,我來騎你。」我坐上皮沙發,正坐在剛才雪兒的媽媽所坐的位置。我沿著沙發平躺下來,肉棒一跳一跳,堅硬地躺在我的腹部。瑞水跨過我,跪下,面對著我,伸手到下面,扶起我的陰莖。



這個儀容可口的年輕女子把她刮了毛的幹淨陰戶在我的勃起的肉棒上刺穿,身體緩緩下滑,直到陰莖完全沒入。她的面孔是一幅歡愉的圖畫。



「哦……多棒的雞巴。」她把雙手扶在我胸口上,依偎著我,我們臉對著臉。



「你很漂亮,瑞水,」我說,「身材好,屄也緊。」我的誇獎讓瑞水很喜歡,她把紅唇印上我的唇,我們互相伸出舌頭到對方嘴?,像熱戀的情人那樣濕吻,雖然我們相互認識才三十秒。她伸舌到我嘴巴?時,也開始上下移動屁股。我不用做任何動作,只是躺在那兒讓她騎。她的臀瓣肉在我的大腿上啪啪地碰撞。我伸手撫摸她的光滑脊背。



一會兒,我聽到一個男人說:「姐姐,你的屁眼有空嗎?」瑞水的唇離開我的唇。我們四處看,看到了一個英俊的年輕人,大約十七歲,站在沙發旁,捋動他的硬挺的雞巴。他的面孔和瑞水明顯有著遺傳上的相似。



「當然有空,瑞鵬,」瑞水微笑說,「把你的大雞巴插到我的屁眼?來,和這個小帥哥一起肏我吧。」「這個你在騎的男孩子是誰,不向我介紹一下嗎?」瑞鵬說。



「對了對了,」瑞水笑嘻嘻地說,「這是阿龍,是小真的男朋友。阿龍,這是瑞鵬,是我的弟弟。」「你好,瑞鵬,」我說。一邊被介紹給另一個男人,一邊肏著這個男人姐姐的屄,很有點非現實的感覺。



「阿龍,」瑞鵬微笑說。「你開心嗎?」「很開心!」瑞鵬踩上沙發,跨過我的腿,跪到瑞水的正後方。



「我們來吧。」他說。瑞水渾身縮了一下,看來是被弟弟進入了屁股。



「很好,很好。」瑞水大口喘氣,讓瑞鵬逐漸地入侵。她靜止地騎著我,我的雞巴深深地在她小屄?,我們等著瑞鵬插入他的姐姐的直腸。不久,他插到了陰莖根部。



「阿龍,來一起肏我的姐姐,把她肏到高潮。」他說。



「是的,是的,用力肏我,」瑞水說,「你們這些色狼,讓我高潮吧。」這麽漂亮、嬌小的年輕女性在鼓勵我,讓我立刻開始把我的雞巴在她緊窄的小穴?上下挺動。同時,她的弟弟開始抽插她的直腸。很快我們達成了一直的節奏,輪流把肉棒插入瑞水的下身。



夾在我們當中的苗條美女很快開始尖叫:「我要泄了,哦,我要泄了。啊……」她泄身的時候,已經說不出完整的句子,只剩下野人一樣的哭叫。我和瑞鵬都毫不留情地繼續進攻。



終於,她的性高潮緩緩退去,瑞鵬和我放慢了抽插的速度。



「好舒服,」瑞水笑說,汗水把頭發粘在她的臉上,「太棒了,謝謝你們。



「」不客氣,姐姐。「瑞鵬開心地笑。他把雞巴從瑞水的直腸拔出,很放松地離開,又找別人去了。



「甜心,我過會兒再來和你玩。」瑞水給了我一吻,從我的雞巴上跨下來,像她弟弟一樣,找別人去了。



她走得這麽突然,讓我有些失落。不過我隨即想起,不管怎麽說,這是一場群交,總不能一整晚都和同一個人做愛。



我坐起來,不知道下一個該找誰。我的雞巴硬得難受,恐怕是時候射點精液出來了。



在附近的地板上,我發現了一個可愛的十一歲的男孩子。他跪下舔著一個大乳房的女人的毛茸茸的屄。女人大約四十多歲。男孩子一頭短短的頭發,樣子非常甜美。我能看到他的無毛的小雞雞軟垂著,上面裹著亮閃閃的液體,大概是精液、口水、淫水,或者三種都有。他有一個美味的屁股,又圓又白又嫩。我突然有一種沖動,想肏他的屁眼,雖然我過去從沒有這方面的傾向。現在我覺得機會難得,不妨嘗試一下,於是站起來向他們走去。



「舔我,舔我的屄,陽陽,」這個大乳房的女人在急速喘息。她有一頭長發和一張線條柔和的面龐。



「你好,」我說。但願我這樣亂入,不會是做了蠢事。



「你好呀,」女人微笑說。小男孩把臉離開女人的屄,擡頭看我。



「這個小男孩的屁股看起來太美味了,吸引我,讓我無法自制。」我撫摸小男孩的頭發,對女人解釋說。



「你會肏我的屁股嗎?」男孩子熱情地問我。他伸手抓住我的雞巴,捋動起來,一點也不怕生。



「當然啦,小弟弟。」我說。



我們很快相互介紹。女人名叫婉雲,小男孩名叫陽陽,他們是姑媽和侄子的關係。



「陽陽的小雞雞剛剛射過。」婉雲說,「不過,如果屁股上好好地肏一下,肯定他能重新硬起來。你雞奸他的時候,他可以繼續舔我。」婉雲坐在沙發上,分開大腿,指揮我們兩個男孩。陽陽服從地四肢著地,擡頭舔她的下身。我則跪在這個男孩子背後,先欣賞了一會兒他的屁股。他的屁股有一對結實的屁股瓣,一個粉紅色的褶皺菊花在正中,樣子非常可口。小菊花的濕潤和微微張開的樣子,顯示出今晚已經有一兩根雞巴在那?出入過了。在他的屁眼下面,挂著他的無毛的小小陰囊,和軟垂的雞雞。要雞奸這麽幼小的孩子,讓我非常興奮,何況他是我的同性,這種倒錯感越發地刺激我。



我舔了一會兒陽陽的屁眼,把舌頭穿過他的括約肌,伸入到直腸?。他快樂得全身顫抖,但是從他嘴?發出的舔嘬聲聽起來,這一點也沒影響他對他那婉雲姑媽的口舌勞作。



舔過他的肛門後,我跪起,把龜頭放到他的肛門上。慢慢地、堅定地,我的龜頭擠入這個十一歲小男孩的屁眼,他堵著嘴發出歡愉的呻吟。



我將雞巴繼續深入小孩的屁股,直到插到根部。他的緊窄直腸猶如天堂一般美妙,雖然年幼,但是這個尚未發育的淫賤小男孩一點也沒有表示出不適。當我開始抽送,陽陽也主動地把屁眼向我頂回。我肏得越來越快,越來越用力,因爲我知道我不可能從這麽緊的小屁股?不射精,不可能全身而退。婉雲也不停說著色情的話語,她的侄子的舌頭在她的屄越發深入地扭動,令她達到了高潮,身體顫抖,大奶子不停地晃動。



「我要射了。」我喘著粗氣,緊抓陽陽的窄小臀肉,把雞巴反複地搗入他的屁眼。



像超新星一樣,我的白濁精液爆發出來。我繼續前後抽插,在把濃稠粘液一股股地射入身下這個美麗的男孩子的腸道。



「我能感覺到,能感覺到精液。」陽陽從他的婉雲姑媽的火熱的陰戶擡起頭來,說,「你的精液裝滿了我的屁股。」我最後一次把雞巴插入陽陽的直腸,射出最後的幾小股精液,感到筋疲力盡。



但是我知道,這只不過是我在今晚的第一次性高潮而已。



我把肉棒緩緩抽出陽陽的直腸。他回頭給了我一個吻,把軟嫩的舌頭伸進我嘴?。



「你讓我硬了。」他握著自己的小雞雞說,「太好了。」這時候婉雲已經去找別人了。我現在也習慣了人們的突然離開,不會再感到不快。



「從我弟弟的屁股流下來的,是不是精液?」一個女孩子的聲音說。



我回頭,看到了一個有點胖,但也很漂亮的女孩子,大約十八九歲。她顯然是陽陽的姐姐。



「當然是啦,」陽陽對她說,「要不要把它吸出來。」「嗯,讓我吸吧。」女孩子說。她看了我一眼,微笑說:「你好。」然後就把弟弟拉到沙發上。她躺下,陽陽跪在她臉上,已經不注意我了。我饒有興趣地看著那個女孩用力地把我的白濁精液從她的小弟弟的屁眼?吸吮出來。同時,陽陽對自己的勃起的小雞雞手淫。



「阿龍,」小真的母親玉香走來。



「玉香阿姨,」我說。



「開心嗎?」她問。



「開心極了!」「下面軟了?」她說,「是不是剛剛射了一發?」「嗯,是的,是今晚的第一發!肯定不是最後一發。」「可別是最後一發,」玉香阿姨笑說,「還有很多人呢,你要去找他們,和他們打招呼,肏他們。在現在休息的時候,你可以去廚房弄點東西補充體力。」「好。」「過會兒再來找你。」玉香在我臉上輕吻一下,便向沙發走去,看來要和陽陽、陽陽的姐姐一起玩一玩。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